欢迎来到小草房书画网,欢迎名家名商参与,合作,提供作品等业务,13716277664(微信同号),因作品珍贵在线订购未开通。
全部分类

说一下博雅精妙 · 第二回 · 中国国家画院学术日之七


        1.中国国家画院艺术家 王厚祥:很感谢何老师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因为我刚到画院不久,这是一个跟大家认识的机会。中国的传统艺术都是欣赏它的品味和气息,我们总说这样的一些词,格调、境界、品味、气息。所以想跟两位老师提个问题,因为我是学大草的,大家一般认为草书里面大草是最难的,刚才几位花鸟画老师认为花鸟在绘画里面是最难的。我想问,你们在画花鸟画的过程当中,如何避免通俗化的问题,就是怎样提升品味和格调?

         2.陈鹏:这个话题感觉很亲切,但是具体论述会发现这是个复杂的问题。有一年文化部王部长带着我们几个画家到河南安新县马家村做文化三下乡,那里的农村是新面貌,家家户户都住在徽派民居的新村里,家家户户全是靠画致富。村里小到七八岁大到七八十岁的人们都在那儿画画,各色牡丹,花花绿绿的漂亮异常。分工明确,各司其职,花头、枝干花叶一人一种,笔法简单娴熟。形成了以画画的产业链,画法全是流水线的套路,花不带走样,像印刷一样,这个时候你跟他谈品味没有什么意义的,老百姓审美就停留原始对牡丹的感觉上,这让我们非常无奈。王部长让我们给他们做示范,我就不敢画,没法画,画不了,画不过他们。你怎么跟他讲品位,解释何为文人画?何为笔精墨妙?画绘之道水墨为上?,也没法解释。那次去内蒙古额济纳旗胡杨林写生,当在地蒙古朋友承包的那里面画画,蒙古人问你们是北京来的?干什么?你看画的什么?这么漂亮的胡杨被你画的丑死了!我们当时只是在用水墨画树干,还没有来得及表现胡杨绚丽色彩,这种认识的差异真的很无奈。

        3.刚才乔宜男先生讲到中国基本美育角度差距太大,这是需要有一个培养和训练的基础。我曾经95年研究生毕业以后到北师大,让我给学生上欣赏课,我讲齐白石、徐悲鸿、黄宾虹、潘天寿,大都是理工的本科大学生,没有人知道这些画家是谁?中国画的概念是什么。那个时候中国画还没有形成市场化,后来发现国画很值钱而受关注,而不是因为喜欢而关注。这就是中国社会现实的区别。

       4. 刚才你谈到书法里面的狂草大草,这让我们想到了唐朝的张旭、怀素,看公孙大娘舞剑器,演绎出的狂草,引发濡墨以代笔,扶壁挥洒走龙蛇,大声啸叫三两声,顷刻之间千万字,创造的大草、狂草,犹如音乐旋律一样,无论行气、结体,一气呵成,每个字都是非常好。草诀歌说:草书最为难,龙蛇竟笔端,一个点,犹如高山坠石,横划如千里阵云,一竖似万岁枯藤,捣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赋予字义的内在艺术联系,想象力极端丰富,不仅仅只是对书法笔法一种解释,一个点,就是顿一下,就要像一座山一样安在那儿,听着就是玄学,但是中国的书法成就就是这么高,咱们老百姓看到了这个东西,中国先辈在唐宋元明清已经有高度的了,今天我们的品味是降低了,怎么样降低的呢?大家的生活方式,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聊聊人生看看文艺就节目睡觉了,古人即使喝茶,带着茶叶、茶器到山泉林壑之间,宋代就有130多种茶器(唐代稍微少一点),还有好多烧茶、煮水甚至保温的器具等等,一个家仆挑着这些东西,一个小童带着各种东西沏茶,带上几张书画,赋诗、赏画、斗梅、聊天、品茶。这样的才叫品味。古代尤其魏晋玄学,大兴文人雅士之孤高自傲,遁入山林的超脱,寻桃园以避世,这些文人的高雅,今天很多人没有这个情节,也没有内在所追求的精神自由和时间。所以说现实就是,许多人为生计现实而奋斗,都被时代飞奔的列车拖的精疲力尽,如果你有幸是一个画家,或者从事艺术创作,我认为内心与现实世界差异很大,这个里边有很多世俗的东西,你追求这些名利的东西,就会落于俗套,需要个人真正的去体会。谈到写生,宋代赵昌画写生,带着写生本、毛笔等工具,追着日出画沾着晨露的花,写出鲜活的生命特征,被誉为“写生赵昌”。元代易元吉善画猿猴,数年时间与它们在一起,追着观察,随时随地就画写生,他的猿猴在历史上极具代表性。另外还有一位大师巨匠黄公望,五十多岁了还要拜王蒙学画,王拒而不收。不久,他携带着一些作品来请教王蒙,王惊讶不已。询之,黄说我向大自然学习,后来王蒙悄悄跟踪他,发现黄公望就跑到富春山,从早到晚一直坐在山上,对着山整天坐着,看山观山,包括夜间观山,他把山的灵魂,把自然的感觉消融在自己情感中加以理解。从而达到巨匠的高度而名垂青史。世俗是因为你的思想以及生活方式,统统都是普通的世俗状态,没有追求,又无任何创造的手段,怎能超脱呢?

       5.过去就连帝王都是从小受教育熏陶,包括明代理学大师王阳明,包括清代的皇帝乾隆,活了八十多岁,坐拥六十年的江山,自四五岁开始,天天五、六点钟就起来临帖、背书,写文章、诗词歌赋,还学习绘画。我们可以想象一个皇帝的生活是那样的吗?缺少这些东西,整天都随大流、浑浑噩噩过日子,我们怎么能不世俗?所以真正了解了传统和历史上杰出的人物,你就会真正觉得,我们今天所欠缺的太多,所以画什么东西?画好在何处?才知道自己到底缺少什么?为什么没时间和精力研究学习这些。过去许多人在上大学,甚至上小学幼儿园就没去过美术馆、博物馆,几乎没有任何学习关注艺术,哪里会懂绘画艺术?因此我们要注重从基础的美育美学培养。我们在卢浮宫、大都会博物馆,奥赛美术馆以及大不列颠博物馆里,到处都有国外小孩拿着画板,甚至趴在地上临摹绘画。所以这样一个艺术氛围培养和熏陶出来的人,和平庸的人们,品味和格调以及对艺术的鉴赏和我们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6.中国国家画院艺术家 蔡大礼:感谢三位老师的精彩发言,我此次来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学术日收获很大。刚才乔宜男老师讲到山水和人物是比较接近的两个画种,我个人觉得书法和花鸟也是很接近的两个种类,为什么这么说呢?究其缘由是因为这两门艺术种类都需要很高的笔墨修养,而且都有很严格的法度和程式,这是我觉得他们最相近的地方。在一定程度上讲,法度和程式对这门艺术是一个约束,但是法度和程式本身也会成为这两门艺术的基石。以京剧艺术为例,它也是一门极有法度和程式要求的艺术种类,生旦净末丑,不同角色有不同的要求,唱念做打也有程式要求,但是在这种法度程式里面也不影响艺术家这种个性发挥和创作,我们有四大名旦四大须生等,有这么多流派的艺术家,可见创造或创新应该还是可为的。花鸟画困难,那书法更困难了,古代那些大师们的作品很高,我们也觉得确实是很难,这一座座山很难翻越,然而恰恰是这样,可能更具有挑战性。



  • 帮助中心
  • 店主之家
  • 支付方式
  • 售后服务
  • 客服中心
  • 关于我们
  • 新闻
  • 书画知识
  • 梵高专题
  • 书画展会及相关活动
  • 画派名家
  • 侧栏导航

    友情链接

    用户中心
    我的足迹
    我的收藏

    您的购物车还是空的,您可以

    •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展开 收缩

    ShopXO在线客服

    物流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