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草房书画网,欢迎名家名商参与,合作,提供作品等业务,13716277664(微信同号),因作品珍贵在线订购未开通。
全部分类

说一下博雅精妙 · 第二回 · 中国国家画院学术日之六


  1.工 笔 花 鸟 画 匠 气 与 匠 心 的 本 质 区 别


       2.贾广健:我学大写意花鸟的时候,眼睛离开大画家的作品,我去观察自然,关注过去我们长期忽略的一些细节,我用过去的笔墨经验去表达,但我发现我很长时间画不出来画,所以最后我选择了工笔画。中国的艺术和文化离不开匠字,像中国的家具、瓷器等,技艺高超,非常了不起。前几年,我在一本拍卖图录上看到一件黄花梨家具,非常简洁,专家介绍说这件家具脊案厚度不一样,中间比两头厚了大约一公分,因为五米左右长的家具,人在远处看时,中间部位会变薄,这就是中国的工匠精神。工笔画匠气和匠心。匠气是一种疆化刻板,了无生意。高超的技术性达到一定境界就是匠心。工笔画也要讲究品位和气息,传达出来是清气还是浊气,这是匠气和匠心的区别。匠心是一种妙,妙即玄,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妙是专注如一而释放出一种气息即是妙香。中国画的匠心给人传达的是它的笔墨审美和精神慰藉,让人感到心灵的纯净。


       3.大 写 意 花 鸟 画 的 笔 墨 特 征


       4.乔宜男:我认为大写意花鸟画笔墨特征有两点,第一,“以意写形”。比如一个女子外形很纤弱,但她的意志很坚强,这是意和形的差别,“以意写形”,就是以意为准,把形变得适合意。第二,“象外之境”。造型有了以后,要“象外之境”,向外表达审美标准。

       何加林:我与大家一起分享上一回学术日的一些“金句”。

       王艺:“传统是找相同,当代性是找不同。”

       林容生:“用毛笔画画具有很多乐趣。”

       王平:“笔墨结构是骨肉血,笔墨精神是灵魂。”

       李晓柱:“意象世界是一个真实世界。”

       赵奇:“精神是一片想象的天空。”

       张立柱:“人民的意志就是国家的意志。”

       孔紫:“表现国家意志不需要犹抱琵琶半遮面。”


  5.中国国家画院人事处负责人 董雷:我想请问乔老师,您认为花鸟画的色彩和您自己的审美之间这种对比是和谐呢,还是冲突的?


       6.乔宜男:花鸟为什么难画呢?花鸟画与人物画相比,它在表现人的情感上隔了一层,无法直接表现。古人把笔和墨的问题解决了很多,但色彩问题与西画色彩系统是两个体系。。国外对色彩的研究是科学的,中国对色彩的研究很抽象,我们常说豆绿、浅红,色彩高级极了,但国外人不懂,中国缺乏一个色彩系统把它们归纳起来。我建议能不能把中国传统色彩用科学的色谱归纳形成一个体系。在我的画里,首先是墨分五彩的系统,另外就是墨彩关系问题。等我对中国传统色彩有了很多认知时,我一定把墨与色彩的问题解决的更好。


       7.中国国家画院艺术家 谢小铨:今天讨论的问题我觉得非常有学术深度,议题设置层层递进,涵盖了花鸟画的创作及审美的方方面面。我比较同意晓柱老师的观点,大家都讲到花鸟画的创新,我个人提供一种思考角度,艺术家是否可以突破画种身份的边界?我在看潘天寿先生的画时,我发现他在画人物的时候常常借用画山水的方法,比如他画人物的构图及线条和皴擦点染有很强烈的山水画特征,他的很多花鸟画也是在用画山水方式来画,所以我想是不是一定要把山水、人物、花鸟的边界弄的那么清晰呢,我认为可以突破这个边界,这也许是一种创新途路径。近期,士军书记交给我一个任务,整理院藏叶浅予先生的画作,办一个展览,最近我在一张一张看画,结合今天讲到写生和创作的关系,从叶老的大量速写作品中,我强烈感觉到,为了避免“画照片”的诟病,画家一定要放下相机拿起毛笔。真正的艺术家,像叶老,他走到哪儿就画到哪儿,画家写生和创作的关系一定是靠笔头的感觉把生活中生动的东西提炼出来的关系。画家的这种写生提炼的能力至关重要。


       8.中国国家画院艺术家 赵培智:今天我们讨论了很多话题,当然,油画同样面临着如何从传统向现代过渡的问题,既要保留传统,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变化是很难的事情。就像戴着一个镣铐跳舞或把镣铐解开再跳,这是两种方式。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期望保留传统的程式化,通过笔墨精神的延伸进行突破,但是我觉得太难,就像写实油画怎么画都无法赶超卢浮宫和大都会里大师的作品。所以只能自己去发展,我觉得中国画也是一样,必须求变才有可能发展。刚才谈到色彩,中国油画是舶来品,落地以后中间有很多变化。现在一部分人实际上是画写实的,一部分是完全西化的跟着西方当代走的,还有一部分人自觉地借鉴中国传统绘画精神,将绘画语言与写意精神融合,这是中国油画三种基本的状态。中国画我也看过许多,也学习过,我发现中国画家绝大多数不够理性,比如优秀的山水或者花鸟画,怎么画是有规律的,应该从绘画图像角度分析,我觉得需要更开放的状态面对,但有些国画家好像对油画认识可能仅仅是停留苏联绘画、写实绘画等。其实看莫兰迪和法常的作品,我觉得精神是一致的,但我们很少分析法常作品中每个物品或松果落在什么位置,我觉得应该要去深入的思考一下。我个人是这样学习绘画的,传统是什么,便是找共性找规律。大师之所以为大师,一定有类似像黄金比例一样的东西。这种东西有无限组合的可能,分析组合之间的规律性,在研究过程中把它研究透,再加上个人的个性感受等等综合在一起,再做一个发展,我觉得这可能成为一个作为传统绘画的突破点。实际西方讲色彩不是简单的色谱或者三原色,而是要从原理上找,比如看基本色彩构架是如何给人带来视觉和心理感受,因此要非常理性、科学的角度去研究。




  • 帮助中心
  • 店主之家
  • 支付方式
  • 售后服务
  • 客服中心
  • 关于我们
  • 新闻
  • 书画知识
  • 梵高专题
  • 书画展会及相关活动
  • 画派名家
  • 侧栏导航

    友情链接

    用户中心
    我的足迹
    我的收藏

    您的购物车还是空的,您可以

    •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展开 收缩

    ShopXO在线客服

    物流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