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草房书画网,欢迎名家名商参与,合作,提供作品等业务,13716277664(微信同号),因作品珍贵在线订购未开通。
全部分类

续第十三届批评家年会:身处艺术机构的批评家们如何自问?之七


     1.在营利和非营利方面,贾方舟认为两者其实是一种模式。美术馆是一个非营利机构,画廊是营利机构,但是在中国的现实当中,很多美术馆往往打着非营利机构的旗号,干的是营利的事,而批评家在这两种模式中成为一个被利用的对象。如果是以学术为主导的非营利机构,批评家和非营利机构的合作,一般不会有大的问题。但和营利机构的合作,因为它要利用批评家来进行学术包装,如果批评家的判断非常准确,他的批评还是很有意义的,如果批评家没有做出明晰的判断,结果就是被利用,等于参与了炒作。他强调,营利机构非营利机构,不是好与不好的区别,关键是在于是不是规范,如果做得很规范也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2.对于贾方舟说的情况,马钦忠认为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批评家被利用的;第二种是合谋,是心甘情愿被利用。在他看来,现在越来越看不到批评了,都变成了策展写作,这就导致批评家独立的知识生产立场消失了。

     3.王端廷指出,营利机构和非营利机构谁优谁劣,它们之间没有决然的分界线,好与不好的关键还在于人。此外,这两年,民营资本对当代艺术的投入大规模消退,而现在关于艺术的事情都是各级政府来做,要想真正实现艺术的独立和自由,可能还是来自于大的社会和意识形态的转变。

     4.胡斌认为营利和非营利之间存在着很大的模糊性。首先,批评家的角色模糊,认为策展就是一种批评,并出现了大量展览推销软文,对于展览和策展本身的批评是比较缺失的。其次,美术馆也存在营利和非营利的模糊性,如涉及画廊推荐的艺术展览,往往会被质疑为画廊站台,还有为了展览的质量和学术性,向民间征集作品时,由于担心被质疑为资本家做营销,只能退而求其次展出已有的作品,所以由于种种的模糊性和不规范性,导致现实中的美术馆面临诸多困境。

     5.付晓东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到了特别需要批评的时代,也需要对整个艺术史、批评史进行梳理。此外,中国当代艺术并不是官方的体制在推动,而更多的来自于非官方的、民间市场、机构的驱动。

     6.刘淳认为营利与非营利不仅仅是美术馆、画廊的问题,也不仅仅是体制内外的区分的问题,营利的美术馆也可以做的很专业很学术,非营利的美术馆也存在营利的方面。

     7.在艺术批评的写作方面,王小箭指出了当代批评家在机构中话语缺失的问题。

     8.高岭指出了当下批艺术批评的一个问题,就是不会为问题写文章,而是存在很多为展览写文章,在一些流量大的公众号如“抄袭君”之类的自媒体的冲击下,艺术批评面临着自身的反思和挑战。

     9.郑梓煜提出了批评家到底为谁写作的问题,当下很多批评家为画廊写作,受艺术家的委托写作,很少自发地去写,他指出,批评家应该为历史、艺术史而写作。

     10.郑荔认为,无论是营利还是非营利,对批评家来说,他存在的意义在于他文章的价值,她指出好的批评文章,不见得是流量性的文章,而流量性文章也不见得就是好的文章。


  11.第十三届批评家年会:身处艺术机构的批评家们如何自问?

 

     12.10日上午,三个小组的召集人何桂彦、冀少峰、游江分别对小组的讨论做了综述,产生了一系列富有学术价值的理论和观点,在理论框架上为艺术批评与艺术机构之间的合作提供了新的思考。

     13.年会最后,秘书长杨卫做总结,宣布2020•第十四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在江苏宜兴举行,轮值主席将由学术委员冀少峰担任。

  • 帮助中心
  • 店主之家
  • 支付方式
  • 售后服务
  • 客服中心
  • 关于我们
  • 新闻
  • 书画知识
  • 梵高专题
  • 书画展会及相关活动
  • 画派名家
  • 侧栏导航

    友情链接

    用户中心
    我的足迹
    我的收藏

    您的购物车还是空的,您可以

    •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展开 收缩

    ShopXO在线客服

    物流信息

    ×
    ...